全文搜索
加入收藏
设为主页
联系我们
首页
HOME
新闻
XINWEN
文库
WENKU
图库
TUKU
  中华延陵季子数据库
ZHONGHUAYANLINGJIZISHUJUKU
 影音
YINGYIN
  武进地方文献
WUJINDIFANGWENXIAN
季札史料
季札史料
当前位置:首页 >
《白话史记》上册吴太伯世家第一
发布日期:2013-01-17 来源: 作者:

(张尚金摘编)

    吴太伯、太伯的弟弟仲雍,都是周太王古公亶父的儿子,王季历的哥哥。季历贤明,而且又有一个圣德的儿子昌,太王想立季历为王,将来好传位给昌,于是太伯、仲雍二人逃到了荆蛮地区,把身上刺上花纹,剪短头发,表示不能继承王位,来避让季历。季历果然被立为王,这就是王季,昌因而继位成为周文王。太伯奔逃到荆蛮,自称句吴。荆蛮人认为他有贤德义行,从而归附他的有一千多家,拥立他为吴太伯。
    太伯去世,因为他没有儿子,弟弟仲雍继位,这就是吴仲雍。仲雍去世,儿子季简继位。季简去世,儿子叔达继位。叔达去世,儿子周章继位。这时候周武王灭了殷朝,寻找太伯、仲雍的后代,找到了周章。周章已经做了吴国的君王,因而把吴地封给他。就封他弟弟虞仲在周室北边夏都的旧址,这就是虞仲,成为了诸侯。
    周章去世,儿子熊遂继位。熊遂去世,儿子柯相继位。柯相去世,儿子强鸠夷继位。强鸠夷去世,儿子馀桥疑吾继位。馀桥疑吾去世,儿子柯卢继位。柯卢去世,儿子周繇继位。周繇去世,儿子屈羽继位。屈羽去世,儿子夷吾继位。夷吾去世,儿子禽处继位。禽处去世,儿子转继位。转去世,儿子颇高继位。颇高去世,儿子句卑继位。这时候晋献公灭了周室北边的虞公,是因为虞公借道给晋国去侵伐虢国的缘故。句卑去世,儿子去齐继位。去齐去世,儿子寿梦继位。寿梦在位时期吴国开始逐渐强大,自称为吴王。
    自从太伯创建吴国,传五代,到周武王灭了殷朝,封他的后代为两个诸侯国:一个是虞国,在中原地区;一个是吴国,在蛮夷地区。传到十二代,晋国灭了中原的虞国。中原的虞国灭亡以后又传两代,蛮夷地区的吴国就兴盛起来。总计从太伯到寿梦共传十九代。
   吴王寿梦二年,楚国逃亡在外的大夫申公巫臣,因为怨恨楚国将领子反而投奔到晋国,又从晋国出使吴国,教吴国人用兵打仗和驾驶战车的技术,又让他儿子狐庸担任吴王掌管接待国宾的行人官,吴国于是开始和中原各国相交往。吴国讨伐楚国。
    十六年,楚共王兴兵讨伐吴国,到达衡山。
    二十五年,吴王寿梦去世。寿梦有四个儿子,长子叫诸樊,次子叫馀祭,三子叫餘昧,四子叫季札。季札贤能,寿梦想传位给他,季札谦让不接受,于是就立了长子诸樊,代理日常政务,掌握国家权力。
    吴王诸樊元年,诸樊已经服丧期满除去丧服,让位给季札。季札辞让说:“曹宣公死的时候,诸侯和曹国人认为曹君杀太子夺位不义,准备拥立子臧为曹君,子臧逃离曹国,以成全曹君继续在位,君子称赞子臧‘能够严守节操’。你是合法的继承人,谁敢冒犯你!当国君,不是我的志节。我季札虽然没有什么才能,但愿意效法子臧严守节操。”吴国人坚持要立季札,季札舍弃了王室生活去种地,于是不再勉强他继位。秋天,吴国兴师讨伐楚国,楚军打败我吴国军队。
    四年,晋平公初继位。
    十三年,吴王诸樊去世,遗言传位给弟弟余祭。想依次往下传,一定要传国给季札才算完结,以满足父王寿梦的心愿,并且赞美季札让国的节操,希望兄弟都能依次相传,逐渐把君位传给季札。季札被封在延陵,所以号称延陵季子。
    吴王馀祭三年,齐相庆封犯罪,从齐国逃出来投奔吴国。吴王把朱方县封给庆封,作为俸邑,并把宗室的女儿嫁给他,使得他比在齐国还富有。
    四年,吴王派季札访问鲁国。季札请求观赏鲁国保存的周室礼乐。鲁国的乐师为他演唱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开始奠定了牢固的基础,但尚未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,然而它唱出了百姓勤劳王事而无怨言的情绪。”演唱《邶风》、《鄘风》、《卫风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乐调深沉,含有忧患意识但并不困惑。我听说卫康叔、武公的德行就像这样,这大概是《卫风》吧?”演唱《王风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深思但并不恐惧,这大概是周王室东迁以后的乐曲吧?”演唱《郑风》。他说:“情调过于细弱,反映百姓不堪忍受烦琐的政令,这大概是郑国首先会灭亡的预兆吧?”演唱《齐风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气势恢宏啊,体现出大国的风度。他象征着宽阔的东海,大概是姜太公的遗风吧?这个国家的前途不可限量。”演唱《豳风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其实坦荡宽宏,欢乐而不过分,这大概是反映周公东征的乐曲吧?”演唱《秦风》。他说:“这就是华夏的声音。能够华夏化的必然宏大,而且会宏大到极点,这大概是周王室旧地的乐曲吧?”演唱《魏风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乐声抑扬婉转,洪大宽广,俭约而易行,再用德教去辅助,这就是英明的君主了。”演唱《唐风》。他说:“忧思深沉啊,这大概有陶唐氏的遗风吧?不然,为什么忧患感如此深远呢?不是盛德美名的先王后代,谁能像这样!”演唱《陈风》。他说:“国家没有贤明的君主,这个国家还能长久存在吗?”从《郐风》以下,就没有评论和讥讽了。演唱《小雅》。他说:“美好啊,有忧患思想而没有二心,有怨恨情绪但不敢直说,这大概是周德衰微的象征吧?但还有先王遗民的余留风俗存在呢。”演唱《大雅》。他说:“宽广宏大,和谐,婉转柔缓又正值刚强,这大概是周文王盛德的反映吧?”演唱《颂》。他说“美到极点了,旋律刚劲而不倨傲,婉转而不卑屈,紧密而不迫切,疏远而不散漫,变化多端而不混乱,反复往来而不厌烦,哀伤而不忧愁,欢乐而不荒唐,使用而不匮乏,广大而不张扬,施惠而不浪费,求取而不贪婪,音停而韵味仍在回荡,音行而不流荡泛滥。无声和谐,八音协调,节奏有法度,旋律有规则,这和先王的盛德是一致的。”观赏了跳《象箾》、《南籥》舞。他说:“真美妙啊,但还有遗憾。”观赏了《大武》舞。他说:“真美妙啊,周朝的盛德大概就像这样吧?”观赏了《韶濩》舞。他说:“以圣人的伟大,还为自己的惭愧,可见到达圣人的标准实在很难呀!”观赏了《大夏》舞。他说“真美妙啊,勤劳民事而不居功自傲,不是大禹谁能做到这样呢?”观赏了《招箾》舞。他说:“德行达到顶峰了,太伟大了,就像天上无所不覆盖,就像大地无所不承载,盛德已达到极点,再无以复加了。观赏礼乐心满意足了,纵有其他礼乐,我也不敢再请求观赏了。”
季札离开鲁国,就去出使齐国。他劝晏平仲说:“您赶快把封地和政权交出来。没有封地和政权,才能避免危难。齐国的政权将有所归属,没有得到归属以前,危难是不会终止的。”所以晏子通过陈桓子把封地和政权交了出来,因此在  栾施、高强二人相攻中避免了祸难。
    季札离开齐国,出使到郑国。见了子产,就像老朋友重逢。对子产说:“郑国的执政者荒淫奢侈,灾难将要到来了,政权必然归于您。一旦您掌握了政权,要谨慎地以礼制治国。不这样,郑国将要毁灭。”
    季札离开郑国,到达卫国,对蘧瑗、史狗、史鰌、公子荆、公叔发、公子朝说:“卫国君子很多,不会有祸患的。”
    季札从卫国前往晋国,准备在宿地住下,听到钟声,说“奇怪啊!我听说,背叛而不修德行,必遭杀身之祸。孙文子得罪了君王(进攻并把卫献公赶到了齐国)还住在这里,恐惧还来不及,还有心思敲钟奏乐吗?孙文子住在这里,就好像燕子在幕布上筑巢穴一样危险。君王的尸体还没有埋葬,难道这时可以敲钟奏乐吗?”就离开了那里。孙文子听到季札的话,终生再没有听弹奏琴瑟。
到达晋国。季札告诉赵文子、韩宣子、魏献子说:“晋国的国政将要集权到三家吧!”将离开晋国时,对叔向说:“你努力干吧!国君荒淫奢侈却有许多良臣,大夫们都很富有,政权将归属于三家。您为人正直,一定要想办法使自己免遭祸难。”
    当季札开始出使的时候,北上途中拜访徐君。徐君很喜爱季札的宝剑,口中不敢说出来。季札心里知道他的想法,因为出使中原各国的需要,没有把宝剑献给他。返回时到达徐国,徐君已经死了,于是季札就解下自己的宝剑,把它挂在徐君墓的树上离去。随从的人说:“徐君已经死了,宝剑还给谁呢?”季札说:“这么说不对,当初我心里已经暗许把剑给他,难道因为他死了就违背我的心意吗!”
    七年,楚国公子围杀死楚王夹敖而取代了王位,这就是楚灵王。
    十年,楚灵王会合诸侯攻打吴国的朱方县,因此杀死了原来的齐相庆封。吴国也派兵攻打楚国,夺取了楚国的三座城然后离去。
    十一年,楚国兴师讨伐吴国,一直打到雩娄。
    十二年,楚国再次讨伐吴国,驻军在乾溪,楚军打了败仗撤走。
    十七年,吴王馀祭去世,弟弟馀昧继位。
    吴王馀眜二年,楚国公子弃疾杀死楚灵王而代替立为楚王。
    四年,吴王馀眜去世,想传位给弟弟季札。季札辞让,逃走了。这时吴国国人说:“先王有遗嘱,哥哥去世,弟弟代立为王,一定要把王位传给季子。季子现在逃走辞让,那么馀眜是最后一个继位的君王。如今他去世了,他的儿子应该代替王位。”于是立馀眜的儿子僚为吴王。
    吴王僚二年,公子光征伐楚国,打了败仗,丢失了先王的乘船。公子光恐惧,偷袭楚军,夺得了先王的乘船才回来。
    五年,楚国外逃的臣子伍子胥来投奔吴国,公子光用对待宾客的礼节接待他。公子光,是吴王诸樊的儿子。他一直认为“我的父辈兄弟四人,王位应当传给季子。季子既然不愿接受执掌国政,我的父亲最先继位。如果不传给季子,我应当继承王位。”他便暗中招纳贤能的人士,想找机会袭杀王僚。
    八年,吴国派公子光攻打楚国,打败了楚军,把楚国前太子建的母亲从居巢接回来。乘胜北伐,打败了陈国、蔡国的军队。
    九年,公子光征伐楚国,占领了居巢、钟离。原先,楚国边邑卑梁氏的少女与吴国边邑的妇女因为采桑叶发生争执,两女的家里人发怒,相互仇杀,两国边邑的长官听说了这件事,一怒之下互相 攻打,楚国吞并了吴国的边邑。吴王发怒,所以兴师攻打楚国,占领了这两个城邑然后离去。
    伍子胥刚投奔到吴国时,以攻打楚国的利益劝说吴王僚。公子光说:“伍子胥的父亲兄长被楚王杀害,他想借机报私仇罢了。看不到对吴国有什么好处。”于是伍子胥看出公子光别有企图,就找到勇士专诸,引荐他去见公子光。公子光很高兴,于是以宾客的礼节接待伍子胥。伍子胥就隐退到郊野去耕作,来等待专诸的行动。
十二年冬天,楚平王去世。
    十三年春天,吴国想趁楚国办丧事攻打楚国,派公子盖馀、烛庸率军围攻楚国的六、灊两邑。派季札到晋国,观察诸侯国的反映。楚国发兵截断了吴兵的后路,吴兵不能退回。这时吴国公子光说:“良好的机会不可丢失啊。”他告诉专诸说:“这时不动手何时才能得到!我是真正的王储,应该继位,我想趁机取得王位。即使季子回到国内,也不会废掉我的。”专诸说:“可以把王僚杀了。国内只有他的老母幼子,两公子率兵攻打楚国,楚兵已断了他们的后路。现在吴国外被楚军围困,内无忠诚正直的臣子,对我们的行事无可奈何。”公子光说:“我的身体,就是你的身体。”四月丙子日,公子光在地下室里埋伏了士兵,邀请王僚宴饮。王僚派兵陈列在路途上,从王宫到公子光的家,外门、台阶、内门、坐位,都布满了王僚的亲兵,人人手持两刃短刀严阵以待。公子光伪装脚疼,进入地下室,让专诸把匕首藏在熟鱼腹中去上菜。鱼端上来,专诸抽出匕首刺杀王僚,他也被王僚的亲兵用刀刺穿胸膛,还是杀了王僚。公子光终于取代了王位,这就是吴王阖庐。阖庐就任命专诸的儿子为卿。
    季子回到吴国,说:“如果先王的祭祀不废绝,人民不至于没有君王,社稷的神能得到供奉,那就是我的君王了。我还敢责怨谁呢?只有哀悼死去的,侍奉活着的,听从天命的安排。祸乱并不是我挑起的,谁立为君王我就顺从谁,这是先人的常规。”季子到王僚墓前报告出使晋国的情况,并哭祭王僚,然后回到自己的职位等待阖庐交代任务。吴公子烛庸、盖馀二人率兵被困在楚国,听说公子光杀了王僚自己夺取了王位,就率军投降了楚国,楚国把他们封在舒邑。
    吴王阖庐元年,举拔伍子胥担任行人官并参与谋划国家大事。楚国杀了伯州犁,伯州犁的孙子伯嚭逃奔吴国,吴国用他作大夫。
    三年。吴王阖庐和伍子胥、伯嚭率军攻打楚国,攻占舒邑,杀死吴国的亡将两公子。公子光谋划趁机攻占郢都,将军孙武说:“百姓太疲劳,现在不行,等待机会吧。”
    四年,征伐楚国,攻占六和灊两邑。
    五年,征伐越国,打败了越军。
    六年,楚军派囊瓦(子常)攻打吴国,吴国派兵迎击,在豫章大败楚军,夺取了楚国的居巢然后回国。
    九年,吴王阖庐询问伍子胥、孙武说:“当初您们说郢都不可攻进去,如今果敢攻入怎么样呢?”两人回答说:“楚将子常贪婪,唐国、蔡国都非常怨恨他。君王一定要大举讨伐楚国,必须得到唐国、蔡国的援助才行。”阖庐采纳他们的意见,调动全部军队,和唐国、蔡国的军队一齐向西讨伐楚国,到达汉水边。楚国也发兵抵挡吴军,两军隔汉水列阵。吴王阖庐的弟弟夫概想先发动进攻,阖庐不同意。夫概说:“君王已经把军队交给我指挥,用兵以有利于取胜为上策,还等什么呢?”于是率领他的部下五千人突袭楚军,楚军大败,逃走了。于是吴王下令追击楚军。一直打到郢都,交战五次,楚军败了五次。楚昭王逃离郢都,投奔郧县。郧县县令的弟弟想杀死昭王,昭王和郧县县令投奔随国。吴国的军队就进入了郢都。伍子胥、伯嚭挖出楚平王的尸体,用鞭子抽打,以报杀父的仇恨。
    十年春天,越王听说吴王阖庐在郢都,国内空虚,就趁机攻打吴国。吴国另外派兵攻打越国。楚国向秦国求援,秦国派军队救助楚国,攻击吴军,吴军战败。阖庐的弟弟夫概见秦军、越军连败吴军,吴王仍留在楚国不走,夫概就逃回吴国自己立为吴王。阖庐听到后,才率军回国,攻打夫概,夫概战败投奔楚国。楚昭王才有机会在九月又回到郢都,把夫概封在堂溪,称为堂溪氏。
十一年,吴王阖庐派太子夫差讨伐楚国,攻占番邑。楚国恐惧,因而离开郢邑迁都到都邑。
    十五年,孔子担任鲁国的丞相。
    十九年夏天,吴国讨伐越国,越王句践在檇李迎击吴军。越王遣敢死队挑战,敢死队排成三行冲向吴军,高声呼喊,自刎而死。吴军争看敢死队自杀的壮举,越军趁机攻打他们,在姑苏打败吴军,并击伤吴王阖庐的手指,吴军后退了七里。吴王阖庐因为创伤发作而死。阖庐临终,遣使立太子夫差为王,对他说:“你能忘了句践杀死你父亲吗?”夫差回答说:“不敢!”到了第三年,他就率军向句践报仇。
    吴王夫差元年,任命大夫伯嚭为太宰。训练军队作战射箭,念念不忘向越国报仇的志向。
二年,吴王夫差调动所有精兵征伐越国,在夫椒打败越军,报了姑苏战败的仇恨。越王句践带着甲兵五千人退保会稽,派大夫文种通过吴国的太宰伯嚭向吴国求和,请求把越国交给吴国,自己愿意    作吴王的奴仆。吴王夫差准备答应他,伍子胥劝谏说:“以前有过氏杀了斟灌去攻打斟寻,灭了夏的君王相帝。相帝的妃子后缗有孕在身,逃到有仍国,生下少康。少康担任了有仍的牧正官。有过氏又想杀少康,少康投奔到有虞国。有虞氏思念夏朝的恩德,于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少康,封他在纶邑,据有方圆十里的土地,拥有五百口人。后来逐渐招集夏朝的遗民,整顿夏朝的官制。派人引诱有过氏,终于灭了有过氏,恢复了夏禹的业绩,继续以夏的祖先配享上天,没有失掉夏原有的河山。现在吴国远不如有过氏强盛,而句践的势力却比少康强大。现在不趁机灭掉他,还要宽容他,不也是很难吗!况且句践这个人能够忍受艰辛苦难,现在不灭了他,将来必定要后悔这件事。”吴王不听,却听信太宰伯嚭的话,终于答应了同越国讲和,与越国签订盟约后撤兵离去。
    七年,吴王夫差听说齐景公去世而大臣争权,新即位的国君幼弱,就兴师北伐齐国。伍子胥劝谏说:“越王句践吃饭不讲究味道,穿衣不讲究色彩,吊唁死人,慰问生病的人,是想用他的民众达到某种目的。这个人不死,必定成为吴国的祸患。现在越国是我们的心腹祸患,君王不先除掉他,反而致力于兴兵讨伐齐国,不是很荒谬吗!”吴王不听劝告,于是兴师北伐齐国,在艾陵打败齐国的军队。到达缯邑,召见鲁哀公要求提供牛、羊、猪祭品一百套。季康子派子贡以周朝的礼节劝说太宰伯嚭,才停止索求。吴王因而留在齐国、鲁国的南边略取土地。
九年,为了驺国去攻伐鲁国,到达鲁国,和鲁国签订了盟约才离去。  
    十年,顺便讨伐齐国而回师。十一年,再次派兵北伐齐国。
    越王句践率领他的部下朝见吴王,用丰厚的礼物奉献给他,吴王很高兴。只有伍子胥心怀忧惧,说:“这是丢弃吴国呢。”劝谏吴王说:“越国处在我国心腹大患的境地,现在即使在齐国实现了心愿,犹如得到石头田地一样,没有什么用途。而且《盘庚之诰》说对于悖逆的坏家伙不要留下残余,商朝就是这样兴盛起来的。”吴王不听劝告,派伍子胥出使齐国,伍子胥把他儿子托付给齐国的大夫鲍氏照顾,然后回国向吴王报告出使情况。吴王听说这件事后,勃然大怒,赐给伍子胥属镂宝剑叫他自杀。死前,伍子胥说:“在我的墓上种上梓树,长大后让它可以做棺材。挖出我的眼睛,放在吴国的东城门,让我观看越国来灭亡吴国呀。”
    齐国的鲍氏杀死齐悼公。吴王得到消息后,在军门外痛哭了三天,然后就取海道攻打齐国。齐军打败了吴军,吴王率领败军回国。
    十三年,吴王征召鲁国、卫国的国君在橐皋会盟。
    十四年春天,吴王北上在黄池和诸侯会盟,想称霸中原保全周室。六月丙子日,越王句践攻打吴国。乙酉日,越军五千人和吴军交战。丙戌日,俘获了吴军太子友。丁亥日,攻进吴国的都城。吴人把战败的消息告诉给吴王夫差,夫差不愿意让诸侯知道这件事。偏偏有人泄漏了消息,吴王大怒,把七个人杀在军营幕下。七月辛丑日,吴王和晋定公争当盟主。吴王说:“以周室而言我祖先的辈份最大。”晋定公说:“以姬姓诸侯而言晋国当过霸主。”晋国的赵鞅怒不可遏,要发兵攻打吴军,就让晋定公当了盟主。
吴王已经和诸侯签订盟约,与晋定公告别,想去讨伐宋国。太宰伯嚭说:“可以战胜宋国而不能占有它。”吴王这才率领军队回国。吴国太子被俘,国内空虚,吴王在外的时间很长,士兵都疲惫不堪,于是派遣使者携带重金与越国讲和。
    十五年,齐国田常杀死齐简公。
    十八年,越国更加强盛。越王句践率领军队在笠泽再次打败吴军。楚国灭了陈国。
    二十年,越王句践再次讨伐吴国。二十一年,乘势围攻吴国的都城。  
    二十三年十一月丁卯日,越军打败吴国。越王句践想把吴王夫差迁到甬东,给他一百户民家的地域居住在那里。吴王说:“我年纪老了,不能侍奉君王了。我后悔当初没有听从伍子胥的劝告,使自己陷到如此凄惨的境地。”说完就自杀了。越王灭掉吴国,杀了吴太宰伯嚭,认为他不忠,然后率师回国。
    太史公说:孔子说“吴太伯可称得上达到了最高的德行,三次以君位相让,百姓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言词称赞他才好”。我读了《春秋》古文,才知道中原的虞国和荆蛮的吴国是兄弟之邦呢。延陵季子的仁爱心,仰慕道义无穷无尽,观察细微而能测知事物的清白与污浊。啊,他又是一位视野多么广阔,知识多么渊博的君子啊!
    (摘自岳麓书社出版的古典名著今译读本《白话史记》上册345~354页,司马迁原著,杨燕起、陈焕良/等译)
 

友情链接
[学者博客]
[网络工具]
备案号:苏ICP备12040342号-1   版权所有 常州市武进地方文献研究会、武进图书馆  技术支持:武进新闻网